环亚娱乐ag88.com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咨询热线:

产品展示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公告 >

埃尔特看世界(四)美国最近发生的最重要的一件事

文章作者:admin 添加时间:2019-02-12 17:54 来源:未知 浏览次数:
埃尔特看世界(四)美国最近发生的最重要的一件事
  • 产品名称:埃尔特看世界(四)美国最近发生的最重要的一件事
  • 产品简介:美国政界最近最重大的事件,不是川普和普京的新闻,也不是中美贸易战,更不可能是跟川普相关的各种小道消息,而是最高法院肯尼迪官宣布退休,这一事件会在此后几十年影响美国政治。 不懂美国政治的人可能不明白道理在哪。美国是三权分立的国家,国会(立法权

产品介绍:

  美国政界最近最重大的事件,不是川普和普京的新闻,也不是中美贸易战,更不可能是跟川普相关的各种小道消息,而是最高法院肯尼迪官宣布退休,这一事件会在此后几十年影响美国政治。

  不懂美国政治的人可能不明白道理在哪。美国是三权分立的国家,国会(立法权)、总统(行政权),以及最高法院(司法权)三权地位一样,最高法院九个老头老太太,名气上完全无法跟总统和议员们相比,因为他们不是民选官,不在乎做秀,但是他们却手握“司法审查权”——解释宪法的权力。

  举个例子来说,川普跟中国打贸易战,但是假如,有美国商人因为贸易战导致利益受损,把川普告上法庭,而最高法院裁决川普的政令违宪,那么川普的政令就成了废纸了。这就是最高法院的权力能达到的程度。

  最高法院官们名誉上的地位也非常尊崇,美国总统的就职仪式,主持者就是最高法院首席官,川普就是在现任首席罗伯茨面前宣誓就职的,而且最高法院法官是终身制,也就是说,川普最多干八年下去了,而下一任总统,仍旧会在首席官罗伯茨面前宣誓就职。

  不过,最高法院首席官手中只有一票,跟其他八位联席官票数意义一样。而九位官中,有八位(包括首席罗伯茨)在最重要的案件中的判决方向,都可预料,那么最高法院关于最重要案件的判决结果,实际上取决于摇摆票 —— 只有摇摆票人们不知道他怎么判嘛,庭辩律师们成功与否,取决于他们争取摇摆票的庭辩策略。而本届最高法院的摇摆票,就是肯尼迪官,他也就成了这届里最有权势的官,他的离去,也必将对最高法院产生深远影响。

  官们对一个案件的判决,因为只能投票赞成或是反对,只有这两个选项,所以就极大的减弱了人们理解他们的抉择过程的复杂性。虽然裁决后官们可以写判词,但是大众也不会去看枯燥的推理过程,更是导致媒体把官们简化为左右两派。这种划分是非常浅薄的,它忽视了人类事务的复杂性,没有一位官承认自己是或者。

  教众一般被认作是天生的保守派,,而一般认可同性恋的被认作是,肯尼迪官是天主教徒,但是他在裁决同性恋婚姻法案时,却投的赞成票。那么他的判决,跟左右这种意识形态有什么关系吗?

  一般被认作是极右的阿利托官,在审理同性恋婚姻案时,问的问题是:自古以来有很多文化承认同性情感的存在,但是直到近代,别国文化都没有通过同性婚姻合法,这一制度性选择,难道仅仅是基于对于同性恋群体的偏见吗?还是基于其它原因?

  通常被认作是反对同性恋的,然而,阿利托官虽然在本案中投了反对票,并因此被认作是,但是我们看他的这个问题的逻辑,跟反对同性恋本身有关系吗?他的判决,跟左右这种意识形态本身有关系吗?

  司法界最容易超脱于意识形态。本案庭审中,代表赞同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司法部副部长、首席政府律师(Solicitor General)Donald B. Verrilli, Jr. ,在庭辩中论述:

  如果本庭裁决,我们等等看,等时机成熟了,(wait and see)在大多数民众都能够接受同性恋时,再顺理成章把同性恋婚姻合法化,本庭这么裁决就犯了一个错误。我们会跟南北战争之前的情形类似,多数州赞同同性恋婚姻合法化,但一定会有少数州顽固反对,结果造成国会分裂最终并导致国家分裂。为什么我们要重复种族歧视时一样的错误?另外,本庭否决的话会削弱宪法权威(constitutional stature),那会让本庭付出惨重代价。

  Donald B. Verrilli, Jr.的话,我总结一下,就是正义价值是非现实的,不应因时而变。注意,当时当政的是奥巴马总统,他选的首席政府律师,按理说是代表理念的,然而Verrilli, Jr.这段话的论证基础,却是我们通称的的理念。是保守派,保守派认为,一些基本理念是永久不变的,所以我们要保守传统,也就是,无论时代如何变化,基本价值永恒。

  再往前说,这种思想来源于柏拉图,柏拉图“理型论”觉得,世间所有的马,实际上彼此是有差异的,但是我们看到一匹马时仍能认出这是一匹马,因为它符合我们脑中的那匹“马”:每匹马都各具特质,但是仍符合统一形式,马的“理型”永恒不变。那么请问:柏拉图是还是?

  左右,这种政治光谱的划分,是浅薄的。政界和新闻界这种靠流量的,为了便于大众理解,需要把复杂的政治简化。但是官们不需要流量,他们在判案时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不受左右牵制。这也正能解释,为什么很多官在被选任过程中,从不表示自己认同或理念,他们这么做并非明哲保身,而是本来就无法只取左或者只取右,只看具体案件,判决时援引并解释具体宪法法条。而官中的摇摆票,则更具价值,他们最超脱于意识形态。

  再回到首席政府律师Verrilli, Jr.的本案庭辩,他还论述说,如果本庭裁决诉诸政治流程,wait and see,那么等同于是本庭在说,现在同性恋在婚姻制度面前所遭受的歧视,符合equal protection。equal protection(同等保护)指的是宪法第14修正案,这一修正案本意,是为了保护黑人的权利,保护他们不受歧视,引申为少数群体的自由权利不可侵犯。Verrilli, Jr.援引这一法条等同于是暗示说,最高法院不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,就是等同于接受了歧视。(首席官罗伯茨没忍住,要打断他说话,但很快意识到律师话还没说完,sorry了之后让他继续了。)

  说这个是想讲,同性婚姻合法化案中,最高法院裁决被诟病为僭越了立法权,以及州权。婚姻法不归联邦管,美国传统下放到了各州,联邦最高法院管这件事,似乎侵犯了州的权利;以法院的裁决形式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,这不相当于最高法院抢了国会的活,在立法了吗?以联邦法院名义定义婚姻制度,岂不是剥夺了人民自己对婚姻的定义权利,从而损害了民主吗?

  这一逻辑非常合理,投了反对票的官们也正是持这一逻辑,援引的是宪法规定的联邦权与州权、立法权与司法权的分离原则。但是注意,投赞成票的官们,包括肯尼迪在内,援引的是宪法第14修正案,逻辑也能自洽。

 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:援引的都是宪法法条,结论却完全相反,而逻辑又都能自洽?宪法第14修正案,与宪法正文规定的联邦权与州权、立法权与司法权的分离原则,在这一情况下出现了冲突,都是一个国家的核心价值观这种高度的理念,怎么取舍呢?无法取舍。

  人类的一些根本价值,本来就相互冲突,比如自由和平等,就是没法取舍的,取一方必对另一方造成损害,偏执一方必走火入魔。过犹不及,中庸才是人类最高智慧,太偏右就拉回左一点,太偏左就拉回右一点。好的制度设计必会考虑平衡,超脱于意识形态的最高法院,正是这种设计的产物。

  最高法院一经做出裁决,即为定论。而法治的关键,在于民众是否服从,也就是,无论法院怎么判(哪怕真的判错了),民众都要服从,否则总会有人以他认为正当的理由提出不服,拿起枪来打。法治的权威来源于民众的法治观念。的理念也好,的理念也好,谁对谁错无所谓的(再说真的有对错吗?根本价值真的能舍弃一个?)只要最高法院判了就一定要服从,才是有所谓的,这才是法治精神。

  官们最能理解这个核心所在,所以他们不在乎争论,不在乎左右。知道在本案庭审中,最先提出“僭越立法权”这一问题的是哪位官吗?布雷耶官,一般被认作的。一位“”却特别关心“”们该关心的问题。当然最后布雷耶官投了赞成票,他援引的仍是宪法第14修正案,他认为反对方律师的论证,并未提供充足理由解释清楚一个问题:少数群体的权利可被侵犯,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价值需要守护。

  说“僭越”想想挺可笑的。最高法院的权力是,有人来法院告,他们才会受理,没有人告法院无端去管闲事,那才叫僭越立法权。这起案件审理是几案并立(consolidated cases),说明来告的多了,这么多人来告,法院不受理?受理了不裁决?裁决了,投赞成票了就是僭越了,投反对票了就是没僭越?这个逻辑似乎哪里不对吧。

  美国民主是宪政民主(constitutional democracy),立法权属于民主权利,而司法权属于对民主的限制。婚姻法规定了婚姻仅限于异性间,是大多数人“民主”的,但是同性恋们觉得,ag88环亚国际娱乐为何是招工难而不是失业潮?实体经济困难却不会!这一民主侵害了他们的少数人权利,去法院寻求对于“民主的限制”,这一过程正符合“宪政民主”。

  再说僭越州权,已经产生的问题是,有些州立法同性恋婚姻合法,另一些州婚姻法规定同性婚姻违法,2018年莱芜市市管国有企业招聘面那么在合法州结婚的一对同性恋,搬到了违法州,怎么解决?并立的几案中有一案就是如此。这已经不是州层面能够解决的问题了,联邦最高法院从这个角度介入,受理了案件,有什么问题呢?当然最重要的,赞成票和反对票援引的都是宪法法条,都是在“解释”宪法而非立法,只是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这一具体事务上,选择适用的法条不同,因而导致的结果不同而已。

  记得小布什和戈尔竞选之争吗?两位总统候选人,其中一位认为某一选区的选票有问题,告到了最高法院。最高法院很多官不愿意受理此案,因为“僭越”了,布雷耶官就是不愿受理者之一,“这事应该立法机构管啊,我们法院怎么能‘选’出个总统啊?找国会啊,你们怎么选该你们自己定规则啊。”然而还是受理了,因为官们多数主张受理,力主者之一,却是通常被认为的铁杆“”斯卡利亚官。斯卡利亚官,你们主张不能干涉立法权,你“僭越”了。

  不能这么说斯卡利亚官,老头已经去世了。这个老头特别幽默,本案正庭审时,有个示威者,跑到法庭里大喊口号,被法警拖出去了,然后老头来了句“It’s rather refreshing actually.”法庭哄堂大笑。这个“铁杆”还跟“铁杆”金斯伯格官俩人关系特别要好,两人常常一起去听音乐会,两家还常常聚餐。斯人已去,金斯伯格官年界九十,也快退休了,一段佳话将伴着岁月而去。浅薄的左右论争还会一直在,没关系,反正官们也从来没在乎过。

  我重听了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一案(Obergefell v. Hodges)庭审过程,为了致敬肯尼迪官,为了致敬官们。如果你超脱左右,如果你喜欢逻辑,听庭审过程,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。

  带上孩子和 Lindsay S.老师一起,走进《埃尔特CCSS英语教室》,开启与美国孩子同步学习的正确姿势~

相关产品:

Copyright © 2013 环亚娱乐ag88.com,ag88环亚国际娱乐平台,环亚ag8879,环亚ag8879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